0%

浪潮之巅笔记(二)

##奔腾的芯–英特尔公司
英特尔运气很好,在精简指令处理器阵营中,群龙无首。

AMD的创始人是搞销售出身的,而一般技术公司创始人都是技术出身。AMD这种基因决定了它不是自己会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市场导向的,市场需要什么就做什么。

Google研究院院长、美国经典教科书《人工智能》的作者彼得诺威格博士(Peter Norving)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在业界广为流传:一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超过50%以后,就不用再想去将市场份额翻番了。言下之意,这家公司必须去挖掘新的成长点了。

英特尔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在于,它证明了处理器公司可以独立于计算机整机公司而存在。

##IT领域的罗马帝国–微软公司

盖茨和他的往年交投资大师巴菲特做法相同,他们都是要从每一个人身上或多或少挣一笔钱,而不是从富人身上狠宰一刀了事。

总之,盖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针对全世界所有人的,这样才能达到聚沙成塔的效果。

微软的兴衰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第一,它兴起于个人微机的浪潮,同时随着这次浪潮已接近尾声,而进入发展的中年期。第二,它过强的桌面软件基因,使它无法站到互联网时代的浪潮之巅。

它今后的辉煌,很大程度取决于它的在线部门和游戏部门能否在下一次技术革命的浪潮中最终胜出。

##纯软件公司的先驱–甲骨文公司

甲骨文的兴起,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它最早看到了关系型数据库在数据库市场的前景,并且在商业模式上优于IBM.

甲骨文更大的贡献在于它证明了软件公司不仅可以考买软件的使用权独立于硬件公司存在,并且可以比硬件公司活的更好。

##互联网的金门大桥–思科公司

“中国制造”效应:它基本的影响是,一个原本只能在北美和欧洲生产的产品,经过一段时间可以过渡到日本和韩国,进而落脚于中国。欧美公司能赚钱的时间只有从美国到中国这段时间,以前这段时间可以长达数十年,现在只有几年。一旦一种产品可以由中国制造,那么它的利润空间就会薄到让欧美公司推出市场。

思科公司现在面临同样的问题。即使它占据了全部的路由器市场,也很难使公司在成长一倍。而且,由于反摩尔定律的作用,它的营业额并不能因为多卖一些设备而成比例地提升。因此它能开拓出信的市场

##英明不朽–杨致远、费罗和雅虎公司

杨致远(Jerry Yang)和戴维费罗(David Filo)对互联网贡献最大的人:制定下了互联网这个行业全世界至今遵守的游戏规则–开放、免费和营利。

一个产业早期领导者选定的商业模式对这个行业的作用几乎是决定性的。

##硅谷的见证人–惠普公司

欧美公司在没有亚洲竞争对手时,可以打一个时间差,挣一段时间的高额利润。以前,这个时间差有几十年,现在已经缩短到几年,甚至更短。

##没落的贵族–摩托罗拉公司

摩托罗拉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它20世纪80年代初发明的民用蜂窝式移动电话,也就是早期说的大哥大,现在说的手机。

##硅谷的另一面

首先,创始人很重要

但是光有好的团队和技术还远远不够,他们要有商业头脑,而且必须找到一个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

再接下来是判断力和执行力

真正具备这些条件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一个初创公司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还要看外部环境好不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创业者必须有好运气。